金牛区曦盛废旧物资回收站

联系方式

金牛区曦盛废旧物资回收站

曦盛废旧物资回收公司

联系人:吴先生
Q Q:1395700887
邮 箱:1395700887@qq.com
联系电话:15228818128 
联系电话:15228818128
联系地址:成都市成华区龙潭二手市场5幢
服务:专人上门免费评估
网站:https://www.shby9.com

行业动态

如今废品回收业前景低迷 收购商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16-11-02    来源:
废品、收报家电、收旧家具、收旧电器喽……谁家要卖旧东西?”大家还记得小时候街头巷尾那一声声叫卖声吗?曾经,繁华都市里随处可见这样一群“破烂王”:他们推着小推车或蹬着三轮车穿梭在大街小巷,把家家户户的废铁、废纸、废塑料瓶买走,赚取差价以此谋生。如今,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破烂王们”越来越没有生存之地,众多“破烂王”抱怨着:“我们的营生该何去何从?”据记者调查,目前成都市民常见的几类废品收购价格均呈下降趋势,其中塑料水瓶的回收价从去年同期的0.1元/个降至0.025元/个,废纸从1元/公斤降至0.5元/公斤,报纸从1.5元/公斤降至1元/公斤或7毛钱/公斤,啤酒瓶从原来的0.25元/个降至0.1元/个。兰州晚报记者苏晓文/图

前几年生意好收废品换来两部车

城里的“破烂王”大多来自农村,带着“垃圾堆里掘金”的愿望来到城市,其中一些人的确因此而致富。但是随着近年来废品回收价格的持续跌落,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已经慢慢淡出打拼过的城市,回乡或转行。“收破烂儿……”悠长的吆喝声渐行渐远。

成南二手市场内的一家废品站已经存在12年了,门窗、玻璃已经破烂不堪用报纸糊了起来,门框上还能依稀看见已经掉色的对联。来自资阳的吴师傅带着媳妇多年前来到成都在这里安家,开始了收废品生意。“2004年刚来时,收废品的生意可火了,大家都抢着开废品店,每个家属院附近都有一两个废品站。当时价格也高,1个塑料瓶1毛钱,废报纸要1块2一公斤。市民都愿意来卖瓶子,我们也愿意收,能赚不少钱。”张师傅一边说,一边轻车熟路地把车上的东西拿下来分类过秤。

刚开始,吴师傅的废品回收站店面没这么大。没过多久,附近几栋家属院的废品都被吴师傅承包了,其他收废品的同行都看着眼红。两年后吴师傅的小破三轮车就换了一辆小货车。随着张师傅生意越来越好,他又买了一辆大一点的货车,每天都在忙忙碌碌地收废品。收完废品,老婆就在废品站门口做好饭,一家人热热闹闹吃,聊家常话,被城市边缘化的他们此时是那么的快乐。逢年过节,吴师傅一家从来不回老家,就想着趁过节多收点废品多挣些钱。从开始几平米的破房换成了几十平米的大屋子,吴师傅自己把房子分割成2层,下面收废品,楼上用来住人。吴师傅家里有2个孩子,一个姑娘,一个儿子,孩子小的时候就跟着父母来到兰州,靠着父母挣的废品钱,姑娘考上了兰州二中,继而考到兰州商学院。男孩大学没考上,在金昌路的大雁手机城找了份工作,空闲时还会帮着父母收购废品。

今年的十一长假,吴师傅没挣到多少钱。因为城市发展逐步完善,破破烂烂的摊子总会招来周围居民的怨言,社区居委会总会要求他们整理干净或尽快找地方搬走,鸡肋般的生意着实让张师傅一家人难心。

废品价格低转行路太难

这几年废品不值钱,吴师傅又骑着车子出门收废品了,可不管他怎么叫喊,服务多么周到,依旧是挣不到钱。吴师傅回忆,以前旧报纸收购价1块钱一公斤,最高能卖到1块5,转手就挣3毛钱。厚报时代版面多,半个月能收回很多报纸。可现在废报纸一公斤最多收1块钱,矿泉水瓶4个1毛钱,要卖40个才挣1块钱。2013年时,吴师傅看到同乡从张苏滩批发蔬菜,然后推着车到家属院附近卖菜,好多人一下发了家。吴师傅看着眼热,就把收购站转让了,开始了批发蔬菜、卖菜的行业。可是吴师傅毕竟没有卖过蔬菜,不懂经营之道,半年多赔了好几万。翻过年,吴师傅又重新开了个小废品收购站,可生意更不如前,同行的竞争,废品收购站的收购价格低,都让吴师傅面临着倒闭的风险。

同样几年前一天能挣二三百元在佳鸿华二手市场、的废品回收站老板——来自南充58岁的陈豪来也发出同样的感慨。陈豪来2000年来到成都开始靠收废品谋生。他说,来到成都后他买了个小推车开始收废品。随着生意的壮大,他索性盘下了一个店铺,开始了废品收购的规模化发展之路。

“最好的时候差不多是在2008年前后,跑得勤快点儿,运气好点儿,最多时一天能挣二三百。平均每天一百多。”现在陈豪的废品回收站门可罗雀,陈豪坐在门口,嘴里“吧唧吧唧”抽着旱烟望着湛蓝的天空,“唉,生意不好做咯!当年一起卖废品的同乡都回家种地了,要是再指着收废品过日子,就要饿死了!还是回家吧!”

陈豪无奈地拍了拍车上的废报纸,今年年底王福来就要关门回老家了。

卖废品曾经很快乐

家住海椒市二小,今年25岁,有着一份体面的工作。在他小时候的回忆中,除了和小伙伴一起玩耍外,就是跟着大人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卖废品挣钱了。如今的废品很不值钱,一般家里的废物无非就是纸盒、报纸、啤酒瓶、易拉罐之类。记得小时候,这些东西可不像现在这样不值钱。上小学时,一个酒瓶子两毛钱,可以买一个冰棍;一公斤报纸要一块多,纸箱也是1块钱一公斤,那时家里有个角落专门用来放垃圾和杂物,所以一般收集的也比较多,小时候卖废品勤工俭学的“美差”值得回忆。

“那时候别提多开心了,家里收集两三个月的报纸能卖20多块钱,手里握着这些钱能用一个星期呢,可以买好多吃的。可现在将家里积攒的报纸、瓶子装了满满一编织袋,原本以为能卖个好价钱,没想到费了很大的劲,只卖了七八元。”王煜叹口气说,小时候跟着父母卖废品,那是一种乐趣,可是现在市民干脆不再把废品积攒起来卖,尤其是年轻人,更没有“卖废品”的意识,都丢到垃圾桶里。

“不仅是废品回收价格低的问题,有很多废品现在不收购了。比如说旧家具、废旧鞋子、衣物等直接拉到中转站都会被倒掉。而且成都有很多旧衣物回收利用的新装置,可以把不用的旧衣物放在里面,需要衣服的人可以拿走继续使用,所以收了也没用。”废品站的陈豪来说道。

废品价格下降有原因

如今,废品回收行业正经历着市场的寒冬。据商务部今年5月25日发布的《中国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报告2016》显示,2015年是“十二五”的收官之年,也是我国经济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受国内外经济形势影响,国内再生资源市场震荡不强,呈疲软状态,主要品种再生资源价格持续下跌,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企业利润持续走低。2015年我国十大品种再生资源回收受主要品种价格持续走低影响,同比下降20.1%。与此同时,全国回收企业仅13万家,比前年减少7000家;各类回收站(点)30万个,比前年减少5万个;回收行业从业人员1500多万人,比前年减少300多万人。尤其是2008年以后,由于产能过剩和原材料价格的走低,整个废品回收行业开始走下坡路,废品价格一跌再跌。在一般的废品回收点,废钢铁、废塑料、废纸占据了主要回收门类的主流,三者的价格均有不同程度下降。

尤其是废塑料回收利用行业规模较大,但整体质量水平较低,加上废塑料价格普遍下跌,行业利润呈下滑趋势,同时受国内外经济环境和市场需求持续低迷影响,再生塑料与原生塑料价差进一步缩小,环保整顿导致上游原料货源减少、再生塑料生产厂家采购成本上升,加之人工等运营成本的提高,厂家盈利能力下滑,行业进入微利时代。

另外,在兰州一些商场、公交站等地方出现了饮料瓶回收机,还有用废弃饮料瓶再兑换矿泉水等方法。这些再生资源回收的新模式让“垃圾大王”的从业路更加艰难,一些从事废品回收生意的站点开始一边囤积货品一边等待转机,还有的索性关门回家或转行,目前兰州只有一些规模比较大的收购站还在继续无奈地维持着越来越暗淡的经营现状。